首页 新闻 搜索 短信 分类 聊天 企业

新浪首页 > 伊人风采 > 情感 > 正文
口述实录:爱着我已失去的他
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02年05月17日12:14 北京青年报

  采访:颜菁

  小彤,女,30岁,出生于南方某小城,新闻记者

  对于痛楚,忘却可以说是最好的药剂。你发觉了吗?你曾经以为是痛彻心肺、玉石俱焚、从此沧海难为水的,竟然在后来怎么也追忆不起。你翻看当时悲痛欲绝的文字,像读别
人的故事,再也不会泪水涟涟,甚至觉得荒唐。那份冷静自己都感到吃惊。隐隐地,你有些羞愧,为了自己的忘性。你确实忘了,无论是爱是恨,都退去了或悲或喜的艳丽色彩。是不是这个世界一时兴起的东西太多,我们随心所欲地拿到了,所以又毫不怜惜地丢弃。你看满大街那些欲望的召唤,谁能孤注一掷地不动声色?然而总有一些人,相爱那么容易,两两相忘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。

  小彤和那10本日记中的自己就是那样不可思议的孤注一掷。10年里,在这个她曾经以为有所归宿的城市里,在一间又一间轮换的宿舍或租来的房屋里,她和本子里的自己共同守护着一份感情。本子里的女人从20岁到30岁,白天因为工作忙碌奔波,跟陌生的人与事打着看似热闹的交道;到了晚上,一个人疲惫地面对自己,任何东西都不再有占据她的理由,于是那个不断回忆过去、祭奠过去的女人醒了。

  我是个心意决断的人,决断得有时连自己都吃惊。在我的家族里,只有我妈具有这样的性格。她一直有个梦想,希望能够学跳芭蕾舞,但在她年轻的那个时代是不可能的,于是我8岁被她送进艺校学习古典芭蕾。她觉得她的梦想被延续了,我将从此以此为生。然而我痛恨学舞,常常故意把舞鞋弄坏。可是母亲心意决断,她甚至为了不让我的脚长得太大,只给我小鞋穿,以至我有个穿38码鞋的妈妈和穿44码鞋的爸爸,自己至今却只能穿34码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,12岁那年,彩排时我从舞台上掉下来了,摔伤了胳膊和脊柱的尾端。事已如此,我妈不再坚持,她其实很能适应现实,并根据现实改变心意。后来发生的一切表明我并没有继承她这一点。

  我开始认真读书,学生时期的我是个不怕考试的女孩,致力于囊括各科考试的各类奖项,以此为乐。高中毕业时,我心目中的理想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的教育心理学专业,第一类志愿里我没再填其他学校。

  我考大学那年是国家动荡的一年,全家在不安中等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。通知书等来了,却是莫名其妙的东部某所大学的历史系,我根本没填过。对这个意外我妈很高兴,她说:这个学校挺好的,你就去念吧。

  我去学校报到时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原来学校的一个老师去我所在的城市招生,因为到得特别早,就翻档案看。他随手抽出一份,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的照片。这个女孩子吸引了他,不是因为有多漂亮,而是那副表情非常有趣。就这样他把这个档案袋拿到了他的学校里,就这样我跨进了这所大学的校门。

  -人的命运有时就是那么不可思议,一个与我素昧平生的人,一个一时兴起的念头,竟然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难道我就是为那个人,千里迢迢地赶去等候?

  这纯属一个偶然,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人的命运有时不可思议,一个与我素昧平生的人,一个一时兴起的念头,竟然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不出这个意外,以我的成绩,我应该进入我理想中的学校,然后按照我的设计成为一名大学老师,再以后呢,和所有的平常人一样,结婚、生子。那么这个偶然意味着什么?张爱玲不是说吗,在浩瀚的生命时空里,那个人出现了,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,刚刚在那个时候出现。也许我就是为那个人,千里迢迢地赶去等候,只是我自己浑然不觉。

  大一新生的我见到了那位“任性”的招生老师,我们系一位年轻的辅导员。对校园的新鲜劲儿还没过,辅导员忽然在我耳边提到一个名字,我的师兄,一个大四的学生。辅导员很由衷也很直白地对我说:你们两个真的很相配的。至今我不知道他是依据哪一点做出此种判断,至今我也不知道是该感谢他还是该埋怨他。谁会知道又是因为他的某种偶然“灵感”,促成了一种必然的悄悄发生。

  我并没有在意,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所说的那个人。一直以来我是个规矩的学生,热衷于学习,从没真正喜欢过谁,当然也从未恋爱过。然而就像谎言说一千遍会被认可,一句原本可能是随口的感叹一而再地被发出,不由得不留下痕迹。一次,我去辅导员家玩,他不在,他的妻子恰巧是我的同乡,我们聊得很高兴。她突然端详了我一下,然后说:真别说,你的那位师兄跟你真的很相配。我开始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好奇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与我如此般配?

  学校里的食堂很多,都编了号码。某一天我和同学去吃饭,先去了8号,饭菜不好,我们换到6号,依然不合口味,最终转到了挨着男生宿舍的4号食堂。就在排队时,我听见身后有人喊:哎,讇祝镂掖环荩∥姨四歉霰灰欢俚靥峒暗拿帧4巳耸欠窬褪潜巳耍椅薹ㄈ范ǎ业艄罚醇艘桓瞿泻⒌谋秤啊K┮患跷频陌咨纳溃芨撸芙崾怠R恢皇帜米欧购校硪恢皇至嘧抛坝凶闱虻那蛲钤诩缟稀N颐挥邪旆ㄈ盟糇恚膊缓靡馑汲宓剿媲翱锤鼍烤埂U饩褪俏颐堑牡谝淮渭妫肴徊痪酢?

  随后我便能经常地遇见他,他形影不离的好友正与我的一个师姐谈恋爱,况且我们在一栋教学楼里上课。辅导员依然会不经意地对我说起他的为人,他的家庭,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学生。而我对他有了越来越多的感性的观察,比如他的习惯动作,比如他笑的样子。他的皮肤因为运动晒得很黑,从操场回来时,汗总是顺着胳膊流淌下来……我能观察到一切别人不会注意的细节。我不知道辅导员是否也与他说过对我所说的一样的话,但我同样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在意,尽管我们从未开口相互表达过什么。

  -在失去他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有多爱他。他究竟爱没爱过我?我再也无从求证。从此,我不再走我们常走的那条街,不涉足那条街上的任何地方,不去打听有关他的任何消息。我想,我总有一天会忘掉他。

  他大学毕业了,分配到了北京。我苦修学分。因为辅导员,我没断过他的消息。但我们之间确实太多依赖别人的转述。三年级寒假,在辅导员的鼓动下,也为了自己将来的毕业实习,我决定去北京看看。我见到了穿西装的他,仅仅是换了一套衣服而已,他没有任何变化,我们之间似乎也像没有分开过一样。见面的那晚,他叫来了很多分在北京的同学,与我相识的不相识的,大家在他的单身宿舍做饭炒菜谈天,兴致勃勃。那晚,我和陪我来的女同学被他留了下来,他去别人的房间挤了一夜。

  春节就要到了,女同学去了郊区的叔叔家,我一个人被留在了她的宿舍。他打电话过来,一定要我过去,于是我倒了一堆车又出现在他的宿舍。两个人做饭,兴致弱了很多,我们就出去吃小吃,那时的北京,小吃遍地都是。一月的天气,很冷,下了大雪。我们吃够了,就躲进地铁取暖。冬天的夜晚很长,睡不着,我们就一起煮别人送他的咖啡豆,煮得香气四溢。真正爱上他应该就是在那段日子里,记忆中他给我讲了许多有意思的话题和典故,我都一一详细地记录在日记里。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段感情对我的影响将会有多大,我只是满心欢喜。

  寒假过后,我返校办理实习手续。辅导员突然告诉我有人给北京的他介绍了女朋友,我觉得心被针刺了一下。4月,因为帮舅妈取签证,我再次来到北京。他让我等他下班后去找他,他有事要对我说,我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。跟他回到宿舍,听他打了一个电话,像是约什么人。晚上等我们赶到一家餐馆时,已经有一个女孩子坐在那里了。

  如今,我怎么也回忆不起我们三人之间都说了些什么,他又对我说了些什么。那个女孩借口有事,先走了。晚饭吃了还是没吃,吃了些什么,我都不记得。他送我去车站,想要解释什么,被我阻止了。我们彼此都没有直白地相互表白过爱,似乎认为那很多余。既然没有表白,是不是也就不存在背叛?半路上我从车上下来,想方设法要整理好自己的思绪。他一定给了我一个合情合理的原因,为什么我全不记得了呢?我坐在一只街心花园的石凳上,真的从日暮西沉坐到繁星满天。

  紧接着我便开始了在北京的实习,然而我的思维根本就没清晰过。在失去他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有多爱他。他究竟爱没爱过我?我再也无从求证。从此,我不再走我们常走的那条街,不涉足那条街上的任何地方,不去打听有关他的任何消息。我想,我总有一天会忘掉他。

  -这个男孩开始约我喝茶,他外出写生时也叫我一起去。我发现了他身上越来越多我所熟悉的东西,我对于他与另一个人惊人的相似感到好奇。我做了一个迄今为止我都难以解释的举动,我决定和他结婚。

  毕业后我顺利地留在了北京。当行李托运到东站,我不得不求助在美院进修的表哥。走进美院的校门,我发现前方有一个男孩,也穿一件白色带条纹的衬衫,那背影和走路的姿态,都让我吃惊地熟悉。他先我一步走进了男生宿舍,走上了三层,走入了我表哥的307房间,我真的瞠目结舌。表哥已经在等我,他向我介绍了这个男孩。即使从正面看,他的感觉也那么像我深爱的人。最终,他们两人帮我把行李运到了宿舍。

  这个男孩开始约我喝茶,他外出写生时也叫我一起去。我发现了他身上越来越多我所熟悉的东西,比如他的动作,比如他爱吃的东西。我对于他与另一个人惊人的相似感到好奇,潜意识里也想了解他。当表哥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后提醒我说,他这个同学有一个特别要好的女同学,两人青梅竹马,一起学画。因为男孩的父母反对,女同学就去法国留学了。但这个男孩似乎并没有淡忘她。其实在心底里,我也没有淡忘我爱的人。

  我做了一个迄今为止我都难以解释的举动,我决定和他结婚。这当然遭到全家族的反对,我妈甚至要和我断绝母女关系。所幸他的父母非常接纳我。我们领了结婚证,没有任何仪式。

  我们的婚姻渐渐显露出它的荒唐。3月,草莓上市了。下班路上他买了一兜草莓,一进门就兴奋地嚷嚷:快来快来!你忘了那年草莓就是大丰收!可你想没想到今年草莓也会大丰收!我很诧异,我不知道“那年”是哪年,更不知道“那年”草莓丰收时都发生了什么故事。那当然是别人的故事。到了冬季,我们偶尔看到一个人在雪地上跌了一跤,我哈哈大笑,摇着他的胳膊说:你忘了你那年跌跤的事儿了吧?他满眼茫然。

  我们都把对方当做心中一个人的影子了。好在我们都恢复了理智,我们认真地谈了一次,他决定离开北京去留学。听说那个女同学帮了很大的忙,他成功地走了,我们的婚姻也成功地结束了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我就真的这样轻易地结了婚又离了婚,听起来那么荒诞。

  -我就这样心意决绝、一意孤行地爱着我已经失去的他,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这样爱他到老。整整10年过去了,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,却是生死两不知的疏远。我以为这就是永久的结局。

  我开始真正地沉寂了。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平淡,除了工作别无波澜。我已成为一个离过婚的女人,在熟悉的环境里,感情的机会对我来说不再均等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调入电视台工作,从此我的生活变得十分忙碌。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做着前期采访,在4年的时间里,我去过了中国所有的省份和无数的市县。我带着我的行李从一间宿舍搬到另一间宿舍,从一处租来的房子搬到另一处租来的房子。

  在这里,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。也不断地有人想与我交往,甚至以婚姻为目标,然而我竟然谁都接纳不了。我清楚我还是没有忘记他,我心底的痛楚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失过。我就这样心意决绝、一意孤行地爱着我已经失去的他。我已经30岁了,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这样爱他到老。整整10年过去了,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,却是生死两不知的疏远。我以为这就是永久的结局。然而10年后的今年,年初我出差回来,刚下飞机,手机响起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在听到一声“喂”时,我感到眼泪流下来了。

  我从电视台走出来的时候,身边有一群刚录完节目的姑娘。我用眼睛在门口一长溜儿的车队里搜寻,一辆车向我按起了喇叭。他对我说:那么多人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你,你一点都没变。说实话,他竟然也一点没变,那些我熟悉的动作,我熟悉的笑容。我从未问过为什么,我只感到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他依然让我感到亲近,毫不陌生,就像我们从没分开过一样。

  我们都在竭力克制自己,不越雷池半步。他已经是一家公司的经理,他已经娶当年那个女孩为妻,而我也守着我的回忆过了10年。他偶然得知了我曾有婚姻的真相,十分内疚。他似乎想用他对我加倍的关心和好来补偿我的10年。我不敢确信这样继续下去,我会不会变成一个可耻的第三者。当年那个坐在饭馆等候的女孩也许已经淡忘了我是谁,但她温良贤淑的模样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中……我绝不想破坏一个组成了10年的家庭,或是看到他在痛苦和动摇中挣扎,这绝不是我们再次相见的初衷。我们依然没有开口相互表白什么。

  一切都表明应该由我来结束这个不该重新开始的故事。在犹豫和徘徊之后,我的心意逐渐决断起来。早在10年前我已失去了拥有他的权利,我可以在心的深处爱他,在日记本的文字里爱他,却不能在现实中爱他。再过去一个10年,我或许可以更冷静地面对他,那时的我也许会有婚姻,但不会再有爱情。

  当小彤记忆中无法忘却的人当真来到她的面前时,她只有退缩。在某时某地爱上的某个人,这一切其实都再也不复存在了。

责任编辑:康康

   点首歌送给心爱的人!1000首短信点歌通行全国!
      订性知识短信,让你的“生活”更健康!

发表评论 | 短信和E-Mail推荐 | 关闭窗口

相关链接
新闻搜索:
口述实录:两两相忘要用一辈子的时间 (2002/05/17 09:39)
口述实录:爱上不回家的女人(图) (2002/05/03 13:11)
口述实录:离婚女人的第四类情感 (2002/04/22 11:01)
口述实录:我出轨了,这是谁的错? (2002/04/17 11:44)
口述实录:唉,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(2002/04/15 11:06)
口述实录:好不容易得到的那一个你 (2002/04/05 09:50)
口述实录:我的女朋友要去做第三者 (2002/02/27 10:46)
口述实录:原来的女朋友离了婚 我还是要娶她 (2002/02/15 10:10)
口述实录:寻找回来的真爱 (2002/02/15 09:07)
口述实录:逃离感情的漩涡,一个人依旧精彩 (2002/02/11 10:42)

:我们在这里相约
   告别单身的聚会
   婚纱摄影的革命
   美好节日寻伴侣
   运通假日特价机票
   武夷山风光特价游
:派力奥震憾价上市
:国际长途0.33元/分
:青岛财经日报聘
:手机电池的伴侣
:江铃入市争锋得胜
:世纪阳光MBA辅导
分类信息刊登热线>>
* 西班牙“玫瑰”美女
* 广州露天人体彩绘秀
* 好莱坞闪耀铂金光芒
>>更多
我要嫁个有钱人!
爱江山还是爱美人?
激情过后我们该怎样
春季减肥快行动
连载:姜汤说女人
锻炼女性最迷人部位
>>更多 

伊人风采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010-62630930-5149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用户注册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中文阅读 | Richwin | 联系方式 | 帮助信息

Copyright © 1996 - 2002 SINA.com, Stone Rich S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四通利方 新浪网
北京市电信公司营业局提供网络带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