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支持Flash

口述:我想找个健康的男人

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07年12月17日08:39 荆楚网-楚天都市报

  24岁的我每天的“工作”就是上网,见网友,找我认为合适的人。我要的不是一夜情,我要找到一个能包养我的健康男人……

  倾诉人物:周薇(化名)

  父母的离异把我的幸福也带走了

  父母向着各自的幸福远去了,我的幸福又在哪?

  我上初三那年,父母离婚了。在那个下着雨的午后,妈妈拿走了属于她的东西,在那一瞬间我的心也被掏空了。然后我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,中考后没考上高中的我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>>>男孩女孩"谁的第一次更重要"

  接下来父母商量把我送到了市内的一所职高,但不长时间妈就不再来看我,爸的关心也全用在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。就这样我徘徊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就像一片随风飘荡的落叶没有根基。

  在学校我很孤独也很自卑,同学们常常嘲笑我不合群有怪僻,我习惯了。不过在我孤独的时候我总会发现那双时刻追随我的明亮眼睛。

  又是一个孤独的周末,敲打在玻璃窗上的雨声击溃了我心中勉强建起的堤墙。我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冒雨跑到了校外,我已分不清泪水和雨水,和着雨声我喊着:“爸、妈,你们怎么不要我?我快疯了,谁能帮我啊?”雨停了,我一抬头发现了头上的雨伞,那双眸子的主人说话了:“淋雨会感冒的。” >>>实录 一个处女初夜的绝对隐私

  他叫旭,是我的同班同学。那天在雨中他一只手为我打着伞另一只手拉着我向前走。“你怎么没回家?”我抬头问他。“我看你心情不好跑了出来,我就在后面一直跟着你,有什么心事你和我说说吧!”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,一下子把郁积在心中的苦闷全部倒给了他。

  我不知道一向被光环笼罩的他为什么注意到了我这只丑小鸭。听完我哭咧咧的讲述他把我拥在了怀里,他疼惜的样子让我感动。“我会照顾你!”旭使劲地说。 

  第二学期,旭的家人通过关系把他送去北京当兵,在我俩分别的晚上我哭成了泪人,临走前他嘱咐我要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地等他回来。在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发觉我那刚有了着落的心又一次落空了。我没法儿待在没有那双眸子的学校,没和他商量我便退了学。

  这时我必须找工作来养活自己,于是没有任何技术的我去了一家卡拉OK。

  周薇特意强调说,那时她在那家卡拉OK只负责给客人上茶,与其他的交易是不沾边的。

 [1] [2] [3] [下一页]

发表评论 _COUNT_条
点击进入查看更多情爱宝典一夜情第三者同居 的精彩内容~~
爱问(iAsk.com)
不支持Flash
·《对话城市》直播中国 ·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·企业邮箱换新颜 ·邮箱大奖等你拿
不支持Fla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