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转到路径导航栏
跳转到正文内容
新浪女性 > 心情爱恋 > 正文

离了婚 嫁给我爱的“强奸犯”(2)
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09年07月08日20:08  大洋网-广州日报

离了婚 嫁给我爱的“强奸犯”
离了婚 嫁给我爱的“强奸犯”

  几个姐妹边跑边说,马桂花啊,处男就留给你了。这时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,就停下来,想给梁子赔不是。梁子没有走过来,我顺着来路找了回去,没有看见梁子。

  我继续往前走,想他可能是到河边去了。到了河边,梁子果然站在一块石头下洗身子。我不敢走到跟前,就躲在田边的墚子后,看他的背。白得发亮,像石头一样的背。

  梁子洗完了,我站起来,迎了上去。我说,梁子,嫂子给你赔不是了。梁子撇下嘴说,谁希罕这。我说,梁子,你说你要干我,是真的么,你有这个胆量么。你有这个胆量嫂子今天就给你。

  梁子看看我,愣了一下,很快就说,嫂子,你们也太过分了,我只是说气话来着。看见梁子害羞的样子,我似乎越发来劲了,多想梁子一下扑过来,把我的宝夺了去。

  梁子准备要走,我突然从背后把他抱住,使劲在他身上乱抓。我控制不住自己,开始解他的扣子,梁子抓住我的手,停在胸前,沉默了一会。这时,我感觉到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,能听见梁子和我的心在砰砰地跳。

  梁子突然转过身,一把抱紧我,开始热烈地吻我,吻的是那么有力,有劲,甜蜜。我一下子身体就酥了,瘫在了地上。

  梁子将我衣服一件件剥光。这时是大中午,大家都回家吃饭休息去了,想到地里也没有什么人,我开始放肆起来。我导引着梁子,让他顺利地找到地方,我们激情彭湃,全然忘记了周边的一切。

  激情过后,突然我听见沙沙的响声。抬起头来,玉芳和几个人已经站在我们身边。我一下子将梁子推开,迅速穿上衣服,对他们说,是我自愿的。

  梁子也穿好衣服,看看我,看看他们,淡淡地说,是我强奸桂花嫂子的,桂花嫂子还是处女。

  玉芳和来人都大惊失色。

  一对鸳鸯雨过天晴幸福奔向天涯

  梁子在地上,被几个男人控制住。茂才赶到玉米地的时候,手里拿着扁担。他扬起扁担要打梁子,我扑过去,挡住了扁担,头上的血顿时染红了衬衣。

  梁子被抓了。我被送到了镇卫生院。我住了七天院,哭了七天。家里没有人来照顾我。娘家的一个堂嫂照看了我几天,她说,我父母差点被气死了,发誓不再认我这个女儿。茂才到医院来,说,我们离婚吧。我说,好!

  回到家里,门已经锁了,村里的人指指点点,没有人接近我,和我说话。茂才到县上打工去了,一家木器厂要他过去的。婆婆到女儿家去住了,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玉芳让我到她家去住,我怕毛娃哥嫌弃我,不想去。玉芳说毛娃不在,到南山割竹子去了。玉芳给我煮了一碗面条,说,那天大家跑出来后,走在回家的路上,发现我和梁子没有出来,大家心里就犯嘀咕了。

  前前(化名)媳妇说,他们两不会真的做了那事吧,几个男人就说看看去。茂才是前前媳妇叫来的。于是大家折返回,就看见了那一幕。

  我说,梁子没有强奸我,是我主动的,梁子是冤枉的,我真不是人。玉芳说,现在都这样了,再说有什么用。

  婆婆回来后,我拿了自己的东西,又到县上找到茂才,和他把婚离了。梁子被判了4年,被送到铜川服刑去了。

  我想看看梁子的父母,但不敢去,就托玉芳给他们留下五百块钱。不知两位老人收下了没有。我来到了铜川,一边打工一边打听梁子关在什么地方。

  终于通过一位远房亲戚打听到梁子关押的地方,我就想着如何去看他。打听好探监的那一天,我说我是梁子的妻子,来探望他。民警回话说,梁子说他没有结婚那有妻子。

  我让民警说服梁子能和我见面。一次,我到监狱的时候,看见梁子的父母,我一下子跪到两位老人面前,磕了三个响头,祈求他们原谅。

  老人说,他儿子永远落下了赖名声。梁子和我见了面。我说我想给法院说我是自愿的,说他没有强奸我,梁子说,不能这样,他知道女人的贞洁和名声就是生命,他要背这个黑锅。

  梁子说他会好好改造,争取早点出来,过正常人的生活。梁子让我再找一个婆家,让大家都忘记过去的事。

  我说,不,我要和你结婚,给你生儿子,作牛作马都心甘情愿。等你出来后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。我让他在里面安心服刑,我会等他出来的。

  我在铜川打工,先在饭店端盘子,后来帮人家卖衣服。一年后,老板娘要到西安去,就问我能不能接手服装店。我说自己没经验,怕做不好,老板娘就鼓励我。

  几年下来,我渐渐成了铜川城里卖服装的名人。很快,我买了一套房子,将家装饰的很温馨,等着梁子出来,我们做真正的夫妻。

  梁子出来了。那天晚上,梁子久久地注视着我,没有一句话。我被他看得心虚起来,就把头埋在他的怀里。梁子抬起我的头,对我说,他第一次见到我,就爱上了我。我的美让他失魂落魄。每一次看见我,他都有一种冲动。

  当大家在一起说笑的时候,他最受用的就是听见我的笑声。那天,当他发现我还是处女的时候,他心里就明白了。当被人发现之后,他说,不能让一个女人的名声永远钉在耻辱柱上,他要承担起来。梁子说,他会对我好的,会一辈子对我好的。

  我的泪不断线地下来了,我哭得特别伤心,为梁子几年的牢狱之苦,为梁子父母承担的精神压力,为自己的父母所受的流言蜚语。还有,茂才一家所遭受的白眼。我简直就是一个罪人。

  我们很快就结婚了,没有人祝福,只有我们两个。双方父母也没有参加我们的婚礼。半年后,我们将铜川的家变卖,离开黄土高坡,来到海南岛,来到这个没有人认识我们天高地远的陌生地方。

  开始,我给别人卖服装,后来有机会接触到美容和化妆品行业,就进来了。梁子自学大学毕业,还在海南大学进修工商管理课程,进了一家制药厂,做了副总。

  我们的女儿15岁了,快上高中了。我很幸福。我最终嫁给了我爱的“强奸犯”。但回忆过去,还是感觉到苦涩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手机访问女性频道,潮流、情感、八卦随时随地一网打尽

离婚吧】 【爱吧】 【结婚吧】 【新浪女性吧

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

登录名: 密码: 匿名发表
Powered By Google

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┊Copyright © 1996-2009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