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转到路径导航栏
跳转到正文内容

老婆目睹我和网络情人视频爱爱
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10年10月19日11:00  新浪女性

  更多情感困惑请进入情感答疑专区>>

  阅读提示:那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让老婆先休息,我在书房与“流水” 视频,估计老婆睡着了,我开始脱衣与“流水”视频做爱,说着交欢时的放浪情话,高潮过后,当我气喘吁吁的休息时,我觉得好像背后有人。天哪!不知道我老婆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……请看小舟老师的回答。

 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>>

  专家简介:李小舟,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全人心理学讲师,兼职研究员。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治疗师,山东心理学会会员、山东省心理咨询师培训机构特邀讲师。(更多情感问题请进入小舟老师博客咨询)

小舟老师
小舟老师

  网友倾诉:(潘先生)

  寂寞闲聊遭遇网络激情

  老婆去外地进修了,要一个月的时间,下了班实在无聊,我开始还能约几个哥们喝酒,但哥们也都成家了,不可能总是陪着我。有个哥们建议我去网上找点乐子,于是,从来不网聊的我下载了QQ,在网上聊了起来。

  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,这时有人要加我好友,我答应了。一会儿,“流水”的小人头动了起来,我同她聊了几句就能看出来,她是个年轻的姑娘。聊着聊着,我渐渐被这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子吸引了,虽然隔着网络,但她的率真和透明却可以感觉到,聊了几天,我觉得 “流水”越发的可爱,就连上班时间,我都会抽出时间与她聊天。

  我有了恋爱的感觉,这种感觉从来没体验过。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婚姻,这桩婚姻我总觉得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父母选择的,我也理解父母说的平平淡淡才是真。再说,老婆是贤慧的,只是我对她从不来电,更没有过激情,哪怕在新婚时都没有过。我们俩虽然结婚不久,但就像中年夫妇一样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,没有一点波澜。

  我时常想,这样过一辈子是不是太亏了,枉来世上一圈。没想到,无意中的一次网聊让我遇到了“流水”,也让我尝得了那份从未有过的激情,这是不是天意?让我体会一次真正的恋爱。于是,我和“流水”的交往更大胆了,与她交换了手机号,在线时,我们视频,不在线时,我们煲电话粥、发短信,总之,我们每天都要联系几个小时,那些情意浓浓的情话,使我热血沸腾,恨不得马上飞到“流水”的身边。

  我陷入“流水”的柔情无法自拔

  老婆进修回来了,虽然一个月没见,可我竟然对她没有什么感觉。晚上,分别一个月的年轻夫妻应该很急切的在一起才是,可我一心想着“流水”,我让妻子先休息,自己却钻进书房与“流水”视频,我们说着火热的情话,说的我真想把境头前的“流水”抱进怀里疯狂亲吻。我控制不住对“流水”的渴望和想念,我想一定找机会去青岛看她。

  机会来了,单位出差去烟台,我拐了弯去见“流水”,“流水”听到我要去看她也是喜出望外。我们终于见面了,她比视频里更加鲜活漂亮,充满了青春的气息。我们就像谈了多年的恋人一样紧紧拥抱在一起,我俩先吃了海鲜,又去了栈桥,然后又到咖啡厅小坐,晚上我去了“流水”的公寓,我们缠绵在一起,我感觉像是到了天堂。

  我俩缠绵了几天,离开青岛时,我们难分难舍。直到上了火车,我还沉浸在甜蜜的回忆里。车快到济南了,才想起这么多天来,我竟然没想起老婆,更没想起给她打个电话,难到我们的婚姻竟平淡到如此地步?!

  回来后,我和“流水”陷入了更加狂热的状态,每天必须有长时间的聊天,否则,我就像丢了魂一样的六神无主。那段日子,我们白天聊了晚上聊,用“热恋”这个词都无法形容我们的热度,我想如何是水,肯定是130多度了。我的异常行为,终于被老婆发现了。

  那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让老婆先休息,我在书房与“流水” 视频,估计老婆睡着了,我开始脱衣与“流水”视频做爱,说着交欢时的放浪情话,高潮过后,当我气喘吁吁的休息时,我觉得好像背后有人。天哪!不知道我老婆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,她的目光很复杂,有惊讶、有气愤、有忿恨,总之很多内容,用语言无法形容,我当时也是又惊又意外,接着是无地自容,我恨不得钻进地里去。

  离婚后 我去投奔“流水”

  以后的几天,老婆一直不言不语,也不看我,就像没我这个人一样,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这件事真的无法解释,我也觉得没脸见她,只有等着老婆的裁决,我想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同意的。一个星期后,老婆提出离婚,我没说什么,把家产都给了她,我净身出户。离婚后的我,说不上难过,也说不上高兴,感觉非常复杂,但一想到可以和“流水”无拘无束的相守了,心里还是很开心的。

  “流水”知道了我离婚的消息可以说是兴奋极了,她觉得我因为爱情,因为她而离婚,这一状举非常伟大,现在很少有男人为了爱情和情人,与老婆离婚,所以她激动了一夜没有睡着。听她这样说,我沮丧的心情掠过一道彩虹,好像被感染了,心情好了起来。

  我们又缠绵起来,这种隔着时空做爱的感觉更加让彼此想念对方,高潮过后,我俩商定,我辞职去青岛与她团聚。我放弃在济南的工作去青岛主要是因为“流水”,但还有一层原因就是我没脸在济南呆下去了,如果离婚的真相让同事和朋友知道了,我怎么做人啊!

  来到青岛后,“流水”在火车站接我,一见面我们就热烈拥抱,来到公寓,顾不上路途劳累,我们就热烈地缠绵在一起。住了半个月,我开始找工作,很顺利的进了一家公司。我提出与“流水”结婚,“流水”却说,这样不是挺好吗?我说:“我是因为爱因为你才舍弃了一切,来与你相守的,这样当然也可以,不过我非常渴望温暖的家庭生活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不就住在一起吗?和一家人有什么两样?结婚不过是一张纸而已。如果结婚也可以,只是我们现在不具备条件啊!第一没房,第二没车,你离婚后一分钱都没带出来,我刚参加工作不久,也没存下钱,我们用什么结婚?”她说。我想也是的,那就再奋斗几年吧。

  我住在“流水”的公寓,我们天天一起上班,下班后再一块出去疯玩,尽情享受着爱情的阳光雨露,我们这样玩了一个多月,我觉得不行了,我发现自己还是适合过日子的。于是我想应该存钱了,否则拿什么结婚。想到这,我建议下班后自己做着吃。

  “流水”撒娇:“我可不会做饭,一闻到油烟味就想吐。那怎么办啊老公?” “我来做啊,怎么能让我漂亮的老婆受烟熏火燎之苦呢?”话一说完,我心里就开始叫苦,在原来,家里的事我从来不插手,厨房更是没有下过,但现在为了爱情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就掌握了10多种饭菜的做法。

  网恋激情和感情是两码事

  我们开始过起日子,这时我才了解了“流水”日常的生活状态,可以说很意外,也很服气。“流水”的家务是一点也不会做,她的脏衣服一存一大堆,等没换的了,再全部拿到洗衣店去洗,房间也是乱成一团,而且她的休息习惯也是与我相反,天天晚睡晚起。没办法,她在前边扔我就在后边捡;她前边换我后边洗;她在前边破坏,我在后边打扫;我在前边挣钱她在后边花钱。

  与“流水”在一起,我学会了做很多家务,把“流水”侍候的舒舒服服。但渐渐地,我感觉不平衡了,我做完家务就累了,想看会书就睡觉休息。这时,我非常希望“流水”陪伴在我身边,但我却发现不对了。我在收拾的碗筷时,她却在QQ上与网友聊天,自从我离婚后,我对网聊总是心有余悸,老担心出什么问题?我晚上想与“流水”聊聊天,可她却抱着网友不放,我提醒过多次,她都不以为然。

  一次,我收拾好家里的卫生,招呼“流水”休息,她却在网上聊的热火朝天,根本不理我,我过去把电脑关了,她急了,冲我大喊。我也急了:“够了,你除了花钱,就知道上网聊天,家里什么活也不做,这样下去怎么行?”听我这样一说,她的火气更大了:“你是我什么人,凭什么管我,告诉你,我根本就没想过要跟你结婚,你别自作多情了,以后少管我的事。”

  我也更气了:“你看你这个样子,哪里像个良家妇女。”“你说对了,我本来就不想做良家妇女,今天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,分手吧。”我有点懵,“你什么意思?”“意思非常明白,我俩不合适,分手吧。”她扔下这句话,转身又去QQ上聊天了,还不时的传来笑声。

  我一夜没睡,左思右想,真没想到自己这段自认为真正爱情的网恋,竟然是这样的?我对“流水”只凭着激情,根本没有什么基础可言,她又是这样一个开放的女孩子,看来,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。第二天,我收拾了行李,搬出“流水”的公寓。

  小舟点评:

  从潘先生的婚姻情况看,一开始他就不认可自己的前妻,总觉得是家长给他选择的妻子,人虽然走进了婚姻,而心却没有进去,一直在外面游荡着,所以,当妻子出差时,他的生活变得无聊和寂寞,为了给自己找点事,他开始上网聊天,很快就被“流水”迷上了,错把“激情”当“感情”。

  事实证明,当“热恋”中的男女彼此迷恋着对方时,他们之间的“爱情”是非常的甜蜜而难以拆开的,激情可以使他们面对和战胜一切的艰难险阻,以至于不惜失去已有的家庭和子女也要守在一起。可是,这种靠“激情”建立起来的感情绝是不会持续的,因为人的感情是不断变化的。

  即使是彼此真正相爱的人,感情也是逞周期性地发展的,他们也会有非常亲密和彼此冷淡的时候,也会有彼此恼怒大发脾气的时候。

  因此,当潘先生与“流水”之间的激情逐渐消失,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美好的感受时,由于这种情感的变迁来得太突然,与他净身出户前想象中的结果反差太大,犹如晴暖的初春遭受了一场暴风雪的突袭,对他感情的伤害是可想而知的。这次教训对他来说是非常沉重的,对潘先生来说正确地面对感情,回归平淡生活才是明智之举。(小舟)

  小舟(blog)

  更多情感困惑请进入情感答疑专区>>

 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>>

手机访问女性频道,潮流、情感、八卦随时随地一网打尽

新养道特约养生馆

留言板 电话:4006900000

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┊Copyright © 1996-2010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